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1-09-13  


  1998年1月底,美国人第一次听说了他们的总统与白宫实习生发生的故事。就在这时,著名的《综艺》(Variety)杂志刊登了一篇商业文章,文章指出,1997年全美国的市场达到了历史最高峰,色情影碟的租用和销售费用达到了42亿美元左右。

  可惜当时的美国人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总统阁下的雪茄烟上,这篇文章并没有引起多大关注。直到2007年,几家媒体不约而同指出,诸如通用汽车、希尔顿酒店、AT&T(美国电话电报公司)这样的知名大企业,都靠赚了个盆满钵满时,人们这才意识到,不仅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美国人普遍地接受,而且正在成为主流。

  更加令人惊异的是,眼下的业,已经成为一个年经营额达到100亿美元的大生意。业的“圣经”——《成人影碟新闻》的创建者费什本甚至这样来评论的观众,“你根本无法科学地对它的观众进行区分,任何人种、任何年纪的人,都无法抗拒它的力量”。用专业的态度贩卖性,美国每年要出产11000部色情影片,而其中六成以上的作品都出自两家公司——生动娱乐和VCA电影。在这些大型制片公司里,已经不再是传统的作坊式经营,而成为了流水线下的产品。

  鲁塞尔·汉普夏是VCA电影的老板,在经营前,他是一家麦当劳连锁店的当家人,严格的商业训练使得汉普夏懂得该怎样将做成大买卖。汉普夏透露,VCA公司2002年的利润大约在8500万美元左右,较前一年增长了25%。VCA公司外面的铭牌,挂着的却不是大名鼎鼎的VCA标志,而是“TracTech”(特拉克科技)。据汉普夏说,这是为了掩人耳目,避免大批好奇者混进去参观。

  相比好莱坞电影,简直算是环保产业,因为它的制作成本极其低廉,可是利润却高得惊人。一般来说,一部色情片的成本只有5万美元(这还是在付出了较高片酬的情况下),而利润可达到25万美元,这等于是传统商业利润率的5倍。即使是在VCA这样的大公司,他们也不会花巨资搭建摄影棚,拍摄场地往往是租来的公寓,有时连摄像器材都是租用的,而且通常不会使用昂贵的电影胶片,整个制作过程不会超过一星期。同时,与大多数好莱坞影片不同的是,色情片根本不用在电视和杂志上花巨资做广告。当色情遇到蓝筹股,在通用汽车或者AT&T的广告里,你根本不会看到一丝色情的影子,但不为人所知的是,每年却为这些世界最有名的大公司带来了数以百万计的利润。

  在美国的150万间旅馆房间里,顾客都可以欣赏到,目前已经进入近60%的中高级酒店。有趣的是,越高档的酒店,服务也越完备,诸如万豪(Marriott)、希尔顿(Hilton)和韦斯汀(westin这样享有盛誉的酒店,都已经开通了服务。只有一家酒店——Omni连锁店明确表示拒绝色情,可是这家酒店的规模并不大,在前50名美国连锁酒店中,Omni只排到了第45位。酒店总裁卡德维尔表示,这使他们每年会损失180万美元。

  一些人以Omni的例子批评万豪酒店,毕竟万豪的老板还是摩门教徒,而摩门教派是以严格的道德自律著称的。可是万豪的高层辩解道,他们毕竟经营的是商业,况且他们无法约束旗下所有连锁店的行为。万豪酒店还说,他们不可能靠提供色情片赚大钱。可是这看来不是事实,因为芝加哥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虽然入住酒店的人中10个人才有1个人会选择看酒店的付费电视,可只要打开了付费电视,几乎都是在看——毕竟酒店体贴地将这部分花费笼统地划入客房服务部分,客人完全不必担心妻子在看到了酒店收据后会河东狮吼,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鼓励客人收看。

  向这些高档酒店提供色情影片的主要公司是总部设在丹佛的On Command(简称OM),公司市值超过4亿美元;担任CEO的杰洛米曾经是律师,现在还是纽约大学校董会的成员。OM不愿透露公司在经营上赚到了多少钱,可是在公司年报上OM表示,他们的产品已经进入83.5万间旅馆房间,每月每间房间赚到了23美元。这样算来,每年在这一项,他们就可赢利2.3亿美元。

  各大电视公司更是得以打入主流市场的亲密盟友,通用汽车自然也不会放过如此宝贵的赚钱机会。通用汽车下属的卫星电视DirectTV拥有870万用户,130个频道,这些观众每年要花将近2亿美元,从DirectTV购买付费。传媒大亨默多克旗下的E-choStar,每年通过卖付费赚到的钱,甚至比花花公子在杂志、互联网和有线电视上赚到的全部利润还要高。至于美国最大的通信公司AT&T,则在自己的宽带网上,开设了一个叫热辣网络的色情频道。目前AT&T拥有190万用户,近20%用户都曾花过至少10美元,去看热辣网络所宣传的“真实、生动的美国式性爱——绝无表演成份”。

  30年前,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该国整个色情产业的总收入大约在500万到1000万美元之间,事情看来会一直保持下去。色情虽然赚钱,但躲在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同时要不断面对各种法律问题。

  市场如此之小的—个主要原因,在于消费者与商品之间的阻隔。当时人们去看的情形,似乎可以用一个武侠片的镜头来表现:一个月黑风高的雨夜,一个面目模糊的人裹紧厚厚的雨衣,赶了几十里地,来到了这座城市的郊区,一个没有人可以认出自己的地方,四顾无人,他终于匆忙买了一张电影票,窜进了黑乎乎的影院里。如果想要在家里看,唯一的出路就只有将自家的地下室改建成投影厅,并且要花大价钱添置电影放映机,这简直是太奢侈的享受了。况且贩卖拷贝的小店还常常会受到警方的突袭,这就意味着购买,将要冒牺牲名誉甚至自由的危险。

  1975年,索尼公司推出了录像机,不到10年时间,大约75010的美国家庭都拥有了录像机。一旦的放映场地,从公众场所转移到了保证隐私的家中,成人娱乐工业就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电影《深喉》正是技术推进后的产物,1972年它刚推出时,虽然就已经广受好评,可是票房收入却相当有限;可是随着录像机深人家庭,它的录像带销量居高不下,至今已经带来了超过1亿美元的销量。也正是在80年代初,艾滋病的危险开始被人们意识到,无数人相信,躲在家里与固定的性伴侣一起看色情片,远比滥交要来得安全。在家中看色情片,成了最安全的发泄方式。

  可是就算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了一台录像机,这还不够,人们还是得冒一定的风险出去租录像带。付费电视和互联网打破了最后一层障碍。

  观众可以在家里观看各类色情频道,据生动娱乐统计,20%的美国家庭都愿意付费观看,而其中大部分人一旦有了一次观看付费的经历,都会在以后的时间里,保留自己订制的成人电视节目。这也从另一方面解释了,为何在过去10年,的产量翻了10倍。

  在色隋电影业飞速前行的同时,以纸质媒体为载体的传统色情业却在急速收缩。自90年代中期以来,很多色情杂志的发行量正在以每年10%的速度下跌。《花花公子》杂志已经失去了几百万读者,而著名的《阁楼》杂志在2008年4月曾一度停刊,虽然8月份这本杂志再次卷土重来,可绝大多数人都相信,《阁楼》事实上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纸质媒体一则无法保护读者的隐私,二则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它的图片已经跟不上人们的需求,观众们需要看到更加真实和生动的性爱场面,而不是徒有34D的身材,却无法激起人们欲望的芭比娃娃。

  与此同时,色情录像带出租收入在过去两年也已经到达了一个瓶颈,因此弗雷德里克在他的书《色情的利润:电子时代的色情企业》中预测,的未来,将呈现出更加技术化的特征。随着宽带网的建设,未来人们将可以更便捷地在家中,或在旅途上,随心所欲地看到自己想要的任何。一些电信运营商甚至已经开通了通过彩屏手机观看色情图片和的服务——如果你在机场的候机大厅,看到一位仁兄捧着手机狂流鼻血,你应该知道他在看什么了吧。

  通用汽车下属的卫星电视DirectTV拥有870万用户,130个频道,这些观众每年要花将近2亿美元,从DirectTV购买付费。